“塑料包裝王國”的憂慮

核心提示:現在雄縣的產業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行政區劃上被劃入雄安新區,像一道強光,給當地帶來歷史機遇。但是,塑料企業的污染問題很難短時間內解決。塑料企業生產中會排放VOC(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這種物質會與空氣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發生化學反應,將PM2.5吸附在周圍,形成霧霾。 這也成為雄縣塑料企業主們心頭的一片陰霾。這些生產企業、商貿公司對未來表示憂慮。

【中國包裝網訊】中國塑料包裝產業基地、中國氣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產企業、北方最大的燈箱布生產基地,這些名頭在4月1日“雄安新區”公布之前,應該是雄縣人最引以為傲的稱號。

河北省包裝業商會會長李小斗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塑料包裝業對本地GDP的貢獻是4%,總量世界第一,其中塑料包裝占到70%。全國塑料原料顆粒消耗的10%都在雄縣,后者占據長江以北90%以上的市場份額。雄縣共有塑料企業4000家左右,而整個河北省的包裝企業不到8000家。雄縣的塑料產業能占到GDP的70%,拉動了超過本校超50%居民的就業?!翱梢哉f是雄縣家家都和塑料產業有關”。

現在雄縣的產業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行政區劃上被劃入雄安新區,像一道強光,給當地帶來歷史機遇。但是,塑料企業的污染問題很難短時間內解決。塑料企業生產中會排放VOC(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這種物質會與空氣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發生化學反應,將PM2.5吸附在周圍,形成霧霾。

這也成為雄縣塑料企業主們心頭的一片陰霾。這些生產企業、商貿公司對未來表示憂慮。春節前后所有企業的拉閘限電、兩會期間被要求停工、再生顆粒工廠被關閉讓這些民營企業主們相信,或許變化真的要來了。

雄縣一位資深行業負責人告訴經濟觀察網,傳統行業和雄安新區是不匹配的,電子、醫藥、金融、高科技研發將來會成為主要產業。他認為,中央規劃雄安新區,不會讓污染企業存在,應該會從金融、旅游、高科技等方面發展,不會將污染企業放在這里。他甚至認為,新區中“三個縣中的傳統行業將不復存在”。企業能做的就是轉型升級,消除污染。

塑料王國的憂慮

“政府肯定不讓干了?!?月4日下午,雄縣人李根生站在他位于雄州路附近的華濤塑料廠門口,戴著一副藍色口罩。李根生是廠長,剛剛驅車到白溝,為客戶送一包塑料袋。來回30公里,耗時約60分鐘。

李根生甚至開始構想,塑料廠被關停之后,只能將現在的機器賣掉另想出路。他說,近幾年小規模的塑料企業越來越不好干,村里做再生顆粒的小廠已經不讓生產了。大的企業制版、彩印的污染比較大,面對的環保壓力更大。遇到重污染天氣,大的企業都被要求停工。

雄縣的工業以化工、塑料制品為主。密集分布區有縣城鈴鐺閣大街、東環路、東城大街、五鋪街、北環路五條專業街,有五鋪、亞古城、西候留、古莊頭、黃灣等10個專業村。當地生產的主要產品有組織袋、聚酯膜袋、高低壓聚乙烯袋、高溫蒸煮袋、吸塑盒、吹塑瓶等。這些產品廣泛用于食品、服裝、化工、電子、建筑等包裝。

李根生是西候留村人。作為10個塑料制品專業村之一,西候留村在上世紀70年代已經開始有生產塑料制品的作坊。李根生說,當時村里每個生產隊都有塑料生產作坊,生產隊里的10幾個人為了掙工分,很多人去制作塑料袋?!爱敃r是手工制作,最早的時候從北京房山買回原材料,回來自己加工”。

李小斗告訴經濟觀察網,雄縣的塑料制品生產最早出現在上世紀60年代,生產手工的絲網印刷。1978年前的作坊形式被作為村的生產隊副業,屬于當時不允許的灰色地帶。1978年后生產隊解散,這些作坊被承包到個人手里,為生產隊在外地聯系業務、掌握外地客戶的村民首先單干。1985年以后,周邊農村的塑料企業大規模入住雄縣城,租賃廠房和門臉,逐漸發展壯大。一開始出現時,雄縣的塑料制品就依靠外銷,服務于周邊的食品廠、服裝廠等,“當時塑料包裝通用,沒有食品和非食品袋之手”。

這個時候,縣城還有電纜企業,這些民營公司是由外地國有電纜公司離職的技工、工程師創辦。隨后,塑料管道、乳膠制品在90年代以后逐漸發展起來。在市場經濟逐漸萌芽的過程中,塑料相關企業吸收了大量當地人就業。

雄縣大街上隨處可見塑料企業的廣告牌,走在靠近廠房的路上,能聽到機器的運轉聲。李根生1996年輟學后,一直在雄縣一家塑料公司打工。2003年,他投資10多萬開了自己的公司。他的公司附近50米,分布著9家塑料相關公司。

雄縣縣政府官網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3年雄縣塑料包裝、壓延制革、乳膠氣球、電器電纜四大主導行業完成產值211.9億元,同比增長22.9%,稅收4.2億元,同比增長22.9%;銷售收入207.7億元,同比增長22.9%;增加值48.6億元,同比增長13.7%,四大產業產值占全縣民營經濟總產值的75%。

在雄縣,規模較大的塑料廠會依托當地的商貿公司來獲取聚乙烯、聚乙烯樹脂等生產原料。這些商貿公司通過原材料生產商進行“購銷掉存轉”,充當原材料和生產企業的紐帶作用。

一家商貿公司的負責人趙巖告訴經濟觀察網,他們日常從上海賽科、中石化、中石油等企業進原材料,服務區域是雄縣,面向京津冀、內蒙古、山西,輻射至全國。相對于塑料生產企業,雄縣的商貿公司是少數。但這些公司屬于塑料產業的中間環節,一頭連著生產端,一頭聯系著工廠使用端。

趙巖說,雄安新區的設立對雄縣來說是一個機遇,但對于小企業和商貿公司來說是未知數。他說,塑料制品雖然是物理加溫,但是多少有污染;還存在噪聲擾民問題。工廠受到影響后,經銷商也會受到影響,可能會使得客戶流失,銷售量變少。

對于風險的應對,趙巖想不出有效的辦法。如果真的有工廠因為政策倒閉,商貿公司的客戶減少,只能減少銷售額。“畢竟10幾年攢下來的客戶,一時間被遷走或關停,不可能短時間內找到這些客戶”。

在趙巖接觸的企業中,大的塑料企業顧慮不大,因為手里資金量充足,銷售面向全國??梢匀e的地方租地,建工廠,和此前一樣維系全國的銷售關系。但是小型工廠手里的資金有限,關閉或搬遷后,再合適的地方買地,可能會無法承擔。每臺制作設備一百萬元左右,對他們來說,這些設備大都是貸款購買,淘汰的設備也是一大損失。

雄縣需要一場產業顛覆?

雄縣的塑料產業貫穿于整個縣城、甚至鄉村。塑料已經成為每個人最熟悉的話題,出租車司機都能認識幾家塑料廠的老板,講述塑料制品加工的各個環節。

雄縣人有很多地方可以引以為豪。雄縣與廣東奄埠、浙江龍港并稱全國三大塑料軟包裝基地,塑料顆粒年用量達到60萬噸,產品占領了京津大部分市場。2008年被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命名為“中國塑料包裝產業基地”。大步村是中國氣球第一村,產品占全國市場份額的80%以上;醫用手套填補了河北省空白。

雄縣安琪膠業有限公司是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產企業,年產量12億只,是國家計生委定點采購企業,成功注冊了享譽世界的“紅絲帶”商標。雄縣擁有國內最先進的壓延膜生產線,是北方最大的燈箱布生產基地,汽車內飾革與一汽、上汽等全國大型汽車生產廠家建立業務聯系;河北泰斗三星線纜公司產品成功供應鳥巢、水立方等奧運場館。

然而,塑料產業是勞動密集型的傳統行業,也產生空氣等污染。

經濟觀察網獲取的一份雄縣環保局2015年3月9日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顯示,雄縣彩樂膠印有限公司建設的雄縣彩樂膠印有限公司紙塑包裝制品生產加工項目,在運營期會產生廢氣(油墨調制、印刷工序產生的非甲烷總烴)、廢水(職工生活廢水)、噪聲(印刷、分切、制袋產生的設備運行噪聲)、固體廢物(切割的邊角料及不合格產品,廢油墨,廢擦機布、廢包裝桶,廢活性炭;員工生活產生的生活垃圾)等四項污染。環保局做的營運期環境影響分析中,大氣環境影響分析稱,項目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大氣污染物主要為稀料揮發的非甲烷總烴。

雄縣縣政府代縣長楊躍峰2月27日在雄縣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做的《雄縣人民政府工作報告》中說,2017年堅決取締“土小”企業,全力推進VOCs(揮發性有機物)第三方治理、制版入園、集中供熱等項目,有效降低大氣污染物排放,切實改善空氣質量。重點對米家務鎮塑料管、龍灣鎮大步村乳膠等企業集中區域實施整治,關停無組織排放的涉水企業。

河北省包裝業商會辦公地點設在雄縣,其會長李小斗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雄安新區的設立對于雄縣來說是一個機遇,中央要求“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部分產生污染的塑料企業將面臨整改,整改不成或將被關閉。

另一位接近雄縣塑料包裝企業的資深人士認為,中央規劃雄安新區,不會讓污染企業存在,未來雄縣的發展方向是金融、旅游、高科技等發展。要青山綠水,不要污染,污染企業只有搬走。整個塑料包裝產業的企業是否全部都搬走,恐怕河北省都不能拿主意。

轉型、搬遷還是關停,雄縣塑料企業還在等待。經濟觀察網試圖聯系排名靠前的大企業,但嘗試5家企業,對方均稱不方便或不在當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企業有自己的顧慮和擔憂,不知道未來應該怎么辦。

李小斗認為,高新科技和塑料產業有結合點,但也有沖突點。塑料產業在未來的高新科技產業發展方向上,可以考慮的出路有兩點。一是將高新科技轉讓給企業,讓企業接觸這些高新科技,做大做強,形成另一個產業;第二,就是作為商會來說,要給企業轉型提供服務,幫助重組當地的一些企業,將小而全的污染企業集中到一起,然后進行無公害無污染的處理,使得產業從小而全的規模,轉向集團公司的大規模。最后形成兩到三家大的集團公司,集中印刷,集中生產。

沖突點在于,通常的自動化生產有流水線,產品有固定的標準。但是包裝行業并不是按照一種規格生產,而要根據不同客戶的要求來做加工。比如,今天接個單子,做包裝塑料杯的,5公分寬,下一次可能就接到4公分寬的,其產品具有不固定性。因為其產品數量多,品種多,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很難標準化大批量生產 。

前述雄縣塑料包裝企業的資深人士認為,雄縣的塑料包裝企業,已經受到市場逼迫,只有兼并重組,轉型升級,才能有效防范企業倒閉。轉型、發展高新科技產業,是必然趨勢,未來的污染企業將使用現代的先進技術處理后患。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